后微信时代的社交困境:去中心化

阅读 549  ·  发布日期 2015-11-08 16:03:35  ·  伊索科技

简单来说,社交就是混圈子。在移动互联网终端中,目前最火的圈子当属微信朋友圈。

很多做社交类APP的朋友纷纷抱怨,用户在我的平台里好不容易结交到了朋友,扭头就带着新欢奔微信了。微信成了所有社交类APP头上的一座大山,绵亘在他们将用户变现的前夜。

微信的成功,源自于其封闭的熟人关系链,而这个熟人关系链的建立,有的是通过QQ号,有的更是直接通过手机通讯录。于是,在熟人们的裹挟下,微信成了人们必不可少的一个社交工具。

熟人社交相比陌生人社交最明显的区别在于频率与必要性。熟人在现实中可以与我们可能产生各种确实的冲突,自然对我们自身的影响很大,而那些通过兴趣或LBS等方式结实的陌生人,却对我们的现实产生不了明确的影响。

所以,微信相较其他社交类app的优势来自于这种可能产生的确实冲突。这就像笔者,手机基本上只用来上网,但在家中Wi-Fi上网的时候却不敢轻易关闭手机信号,不也正是担心万一有人来电话怎么办呢?这种万一,是一种可能性。

那在此前提下,社交类APP是否就无从突围了呢,倒也未必。

微信的火爆源自于“熟人关系”,但其后继乏力也源自于这种“熟人关系”。因为相比于有限的熟人,更多的人对我们而言是陌生人。而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的圈子都是有限的,但我们在这个互联网信息爆炸的社会中生存,所需要得到的帮助、解答却往往来自于陌生人。

比如,想要去看一场电影,当你和你的女朋友都没有主意的时候,你或许会求助于豆瓣,看看豆瓣用户对近期电影的评价,这些人对你来说,都是陌生人,却在帮助你做决定。

微信的熟人语境,限制了其用户关系链的拓展,将其内敛为一个高度聚合的闭环。熟人所能扮演的角色毕竟有限。你听说过万能的知乎,万能的百度贴吧,可有曾见过一个万能的朋友圈。而这种角色的单一,也是微信难以电商化的一个根源所在。

腾讯纵使将微信这个宝贝在手中捏来捏去,使其形态千变万化,微信的原形也只是腾讯的两大传统优势,即时通讯和社区。只是将以前在PC端强势的QQ和QQ空间在移动端延续为一个有朋友圈功能的微信。

但对于社交领域而言,熟人社交只占其很小的一部分。更广阔的用户群体,更广阔的商业价值在于陌生人社交。所以社交类APP不用担心,微信固然会产生很大的威胁,但这种威胁也仅限于此了。产品做不好,更多的还是自身的原因。

微博、豆瓣、知乎在“去中心化”中的得与失

曾几何时,web2.0的概念风靡全球,近几年《失控》的再次火热,更是将“去中心化”这一理念,推到了互联网政治正确的高度。但在那些“去中心化”社交平台日益陷入窘境的今天,这种政治正确真的是产品正确么?

曾经在社交领域最成功的产品,微博,值得一叙。

微博这个140字改变世界的社交方式,一度引领了整个华人世界的话语圈。微博火热源自于明星与大V,也就是意见领袖。这些人的出现,将微博从一个精英层使用的产品,迅速带入到了大众视野。于此同时,这些大V也逐步将在现实语境中主导的话语权,带入到了微博语境,这使得微博从一个远离现实世界的理想国逐渐变成了现实社会的缩影。

这就是去中心化产品逐渐中心化后所面临的困境。

社交产品,应该是去中心化的。他应该建立一个全新的语境系统,建立一个有别于现实社会中的平等社会,但微博的运营策略却将现实社会中的不平等带入到了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