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工问题:共享经济的阿喀琉斯之踵?

阅读 526  ·  发布日期 2015-11-08 15:49:47  ·  伊索科技

Uber(优步)、Airbnb(原意为“气垫床和早餐”,提供家庭旅店服务)、Handy(提供家政服务)、Taskrabbit(提供跑腿等人力服务)等硅谷初创企业被一些评论认为是共享经济的代表,媒体轰炸式报道,Uber、Airbnb在风险资本投资竞赛中惊人估值不断跃升。中国人寿、中国平安、中信银行等一批中字头企业也争相参与Uber近期融资,据传经过10月底最新一轮10亿美金融资后,仅仅1年多时间其估值已飙升了近4倍,可能达到令人咂舌的700亿美元,Facebook上市前500亿美金的估值记录也已相形见绌,甚至超过世界最大的两家汽车厂商通用和福特公司市值之和。而Airbnb最新估值也高达250亿美金,与社交媒体大腕Twitter的市值相当,接近市值最高的酒店集团希尔顿(拥有68万间客房,市值约280亿美金)。这些企业实在有理由春风得意。

然而,营运仅仅3年的硅谷共享经济明星成员Homejoy(家政清洁服务业的Uber),7月17日向客户发出邮件宣称不堪劳工诉讼困扰而月底将永久结业的消息不啻这股热浪里的一阵冷风,除了Uber、Airbnb等碰到的行业监管问题,劳工问题的重要性也凸显出来。

Homejoy之死

激发创业的故事总是那么相似。克拉尼克经历了巴黎晚间的打车难,创办了Uber。Homejoy的创始人张氏兄妹(姐姐阿多拉Adora Cheung,弟弟亚伦Aaron Cheung)之创业灵感也缘于姐姐阿多拉为亚伦的脏乱的公寓卫生间找清洁工的经历。亚伦的卫生间实在太糟糕,阿多拉宁愿到街上的咖啡馆,还买了个三明治。寻找合适的清洁工并不容易,要么太贵(约50美元/小时),要么便宜但不让人放心。更重要的是,寻找的过程相当耗时,找清洁工帮忙整理以节约时间的目的很难达到,创业的机会也就出现了。

2010年3月张氏兄妹的创业项目孵化于业界鼎鼎大名的创业孵化器Y Combinator(Airbnb也由此孵化),2012年7月开始营运,累计融资超过4000万美元。平台为需要清洁服务的客户提供经过认证和保险的专业清洁工,一般收费20-35美元/小时(最低服务2.5小时),平台根据服务区域一般收取25-40%的佣金。经过不断扩张,Homejoy服务区域包括美国、加拿大、英国、法国、德国等国35个城市,已有超过1000名清洁工。但这些清洁工并非企业的员工,被认为是独立供应商(或雅称为微型企业主),不享受员工福利,而有员工身份的公司管理和技术人员仅约100人。

《华盛顿邮报》2014年9月10的一则报道将这种用工模式摆在了公众面前,激起了很多共鸣,也引起了更多的社会关注。这篇报道讲述了一名为Homejoy工作的35岁中年黑人清洁工安东尼和他4岁女儿夏安在首都华盛顿艰难生活的故事,工作艰辛而收入微薄(每天做两单清洁业务,每月仅约2000美元收入,小时收入低至10美元,低于政府规定的最低工资水平),更令人同情的是没有任何劳动保护和员工福利,一个悲惨的无产阶级劳动者形象跃然纸上,故事甚至有些催人泪下。而《纽约杂志》18日的报道更是让人震惊,作家凯文.鲁斯和其湾区一些朋友发现自己通过Homejoy预定的清洁工都是无家可归者!

提供移动在线清洁服务并没有太高的行业壁垒,竞争激烈在所难免,仅美国提供类似服务的就有Taskrabbit、Handy、Helping、Porch、Myclean等至少8家企业。“增长就是一切”是互联网行业的行动准则,为快速扩大用户规模提升估值,所到之处不断重复的价格战使资金很快枯竭。而这种用工模式使得严重依赖个人的服务品质并不可靠,客户留存率很低(据称低于10%),也进一步加大了公司的营销成本。

6月3日,加州劳动委员会法官裁定一名叫芭芭拉的Uber司机为雇员,Uber公司需支付该司机服务期间4152.2美元赔偿金。此项判决对于已经被4宗同类官司缠身的Homejoy而言,更是雪上加霜,投资者对公司发展前景和财务状况完全丧失信心,无法得到足够融资对初创互联网企业当然只能意味着死亡。

结业消息曝光后,Homejoy案件原告集体诉讼律师丽丝-赖尔登更关心是否有现金或其它资产留下。丽丝-赖尔登对于公司创始人将倒闭归于劳工诉讼案件表示不认可,认为雇主必须遵守法律,那些能提供最好服务并守法的共享经济平台能够生存下去。

Homejoy的员工倒是不必担心,谷歌招聘了20多名技术人员,而主要竞争对手Handy更是提供1000美元的奖励吸引Homejoy员工和清洁人员。CEO阿多拉在向客户的邮件中,也希望客户继续使用原来的清洁工,但不再是线上支付,也不再有佣金,线上交易又变回了线下服务,公司的苦心实在有些令人哭笑不得。

1099经济

1099经济也称共享经济、零工经济、碎片经济等。这种经济基本都是以P2P的形式存在,即通过平台将两端的服务提供者个人与服务需求者个人联系起来。从服务提供者与平台企业关系角度看,平台企业不按照传统企业模式雇佣员工(雇佣员工在美国报税要填W-2表)提供服务,而选择以独立供应商的身份(填报1099表申报收入与税),媒体也因此将这类企业统称为“1099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