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与驾校

阅读 458  ·  发布日期 2015-05-15 10:27:27  ·  伊索科技
       无所不能的互联网现在已经深入人心,任何行业都不可能独立着与互联网不相关。



伊索科技—海南网站建设
       2014年春天开始,滴滴、快的联手毁掉了传统的出租车呼叫平台,也让电台播音员濒临下岗,随后的滴滴专车则彻底触怒了传统出租车公司,越来越多的利益集团开始利用行政手段来遏制这些新兴的商业模式,但显然,互联网远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得寸进尺,步步紧逼。现如今,它又开始琢磨着变革“驾校考试市场”,事实上,互联网本身并不具备变革能力,只是充当着工具的角色,换句话说,领导只是想“借网杀人”罢了。

市场垄断,驾校里的戾气和污垢

随着各大汽车品牌越来越照顾年轻人的需求,中国的汽车保有量与日俱增,大批的廉价汽车正把北京5环堵得水泄不通,这种遭遇连笔者县城老家也未能幸免,而就在马路被汽车堵得死去活来之时,驾校来钱的道路却依旧畅通,而且教官的脾气也越来越嚣张,那几乎是全部学员集体性的噩梦,试问哪个学车人没有挨教官的骂?有网友甚至总结出了,教官最喜欢的脏话TOP3,分别为:A.你眼睛是不是瞎了,没看到路口吗B.你是不是傻呀,反应这么慢;C.二逼。而在这种嚣张情绪的背后是索要灰色收入的利益熏心,要点芙蓉王、玉溪的烟那是蜻蜓点水,收取各种费用才是真正的目的,比如包过费、排队费等等等等,据《南方周末》报道,2008年至2012年间,湛江市车管所的39名驾校考官收受红包合计2100多万元,而这些红包基本上都是通过驾校教练送上去的。

不置可否,传统驾校里充满了戾气和污垢,大大增加了消费者考取驾照的成本,像上海这种一线城市,C类驾照官方成本已经突破10000元,这还没有包括其他的灰色支出;另外,驾校中之所以该被审判,更大原因在于其“提价不提质”的客户体验。 

目前的驾考模式中,由车管所负责把考试名额分配到驾校,而一些地方的驾校几乎垄断了安排学员到车管所参加考试的权力,加之,驾校牌照的审批程序冗余,也大大加剧了驾考“僧多肉少”的局面,他们自然有底气侮辱自己的客户。另外,路考资源在一些城市也是非常紧张的资源,拿太原为例,科目二考完之后,通常要等将近一年的时间才能获得科目三的路考机会,据某位考官介绍,这个城市现在大概有8万人排队等待科目三的考试,这种资源状况更是非常容易衍生出黑色利益链,简单点讲,你给点好处,我就把你排到前面去…而且驾校、教练、考官全部处在“我是大爷”的优越感之中,非常不利于其优化教学技术;而学院则处在“我花了钱,还是孙子”的郁闷中,也会对学习质量产生一定影响,最终结果是,学员拼命想结束考试,至于能否娴熟地掌握了驾驶技术,却尚未可知。

驾校改革,互联网能做点什么?

驾校内戾气十足,已经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地步,从政策制度到商业模式,都需要揉碎了重新组合,事实上,中国百姓的大爷也该减少一些了:官员、办事处盖章的人,还有直接决定晋职、薪水的领导,自然不用说,是我们永远的大爷;医生、老师如今也大爷范儿十足,谁敢不买医生指定的药品,谁又敢不买老师推荐的课后习题呢?显然,老百姓已经疲于应付越来越多的大爷了,驾校考试作为一种基本的生存技能,实在不该再出现大爷了。


驾校考试改革是一项系统性的工程,政策制度的支持之外,也需要互联网提供新技术、新商业模式,以克服在暴风骤雨变革中的负面因素。